欧美成人节目

欧美成人节目口述 我和干姐姐越来越亲密  我与姐姐的爱爱过程,还记得那一晚,外面风雨交加,姐姐害怕我只能陪着她,但是她靠着我太近了,使我起了兴致。巧的是天气太热,姐姐把衣服也脱了,我真是差点鼻血喷出,每当想起我与姐姐的爱爱过程,我便激动不已。   说起我这个干姐,也太宠惯了,以前都是干妈做饭做菜,后来是姐夫做饭做菜,姐夫去世后,还是干妈做,现在轮到我来做,有没有搞错?大老爷们儿侍侯一个女人!   可说归说,事情还是要做,早上锻练后,回来带回早点,叫她起来吃,然后把昨天的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洗;再看书,或者给她讲讲题,下午就闷头大睡,或陪她聊天、看电视;太阳下去了,就陪她出去走;晚上,还是陪她聊天、看电视,或者上上网。  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,干妈也没打电话回来,我正在给她讲题,七月初的天气更热,小莹姐还是那样打扮,只是把长发挽了起来,穿着的体恤更薄,好像连汗衫也没穿了,两颗明显地撑着衣服,让我的兄弟胀得难受。还好定力比较强,一直坚持着给她讲解,由于关系熟,时不时还开点玩笑,在她脑门上敲一下,说她笨。   天气越来越热,和小莹姐也越来越亲密,基本上什么话都说,可我从不提姐夫,还有她的孩子。我在家里现在干脆裸着上身,反正家里没关系,小莹姐也没介意,由于从小一直在一起,她都把我当弟弟看,也没多想。不过她基本上也没穿汗衫了,就一件体恤、一条短裙,让我每天都能看见突起。   听见卫生间的水声传了出来,我的心突然又狂跳起来,压抑下去的念头又弹了出来,想着干姐的豪波,那迷人的臀部,兄弟又再次怒吼。妈的,管它的!干妈也没在家,就偷看一次。我踮手踮脚地走到卫生间口,趴在地上往里看。   夏天真好,冲冷水澡没有水雾,里面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。这就是我向往的小莹姐的身子,白皙的皮肤,浑圆的屁股,小莹姐仔细地洗着,慢慢地搓揉着,脖子仰着冲着水,我似乎听到小莹姐嘴里还在轻哼着:"哦……嗯……"   干姐另一只手慢慢地滑到腹部下面,上下地搓着,声音也大了点,我真怀疑听错了,因为我已经热血沸腾,估计脑门的血压肯定很高。   干姐的两条腿有点向内弯曲,像站不住一样,可惜我是从侧后方看的,看不到干姐的花丛什么样。怕被发现,我怀着巨跳的心,悄悄地走到厨房开始做菜,可脑海里全是刚才的情景。   这天夜晚停电了,外面雷雨交加,"不是吧?"我接过电筒,试了一下,没电:"圣母,那就用你的光明照照我们吧!"   "疯子,还开玩笑。"   这时,突然一个闪电划过,屋里亮了一下,紧接着一个巨雷打下来,窗子都被震得发响,房里更黑了,我都被吓了一跳,干姐"啊!"的一声,一下子抱着我。我的血压再次急剧攀升,真希望老天爷再来几个雷。   我想可能是太紧张的关系,小莹姐的前胸都快湿透了,我能明显地感到两个xx压了过来,干姐还不自知。我说道:"我还是陪你再坐一会儿吧,等天气好点再睡。"   "好……好……"干姐的声音都在发抖。   我基本上是搂着她的腰,摸索着找到客厅的沙发,她柔软的腰肢像水一样,真不意松开手。外面刮起了大风,我又摸索着把窗子关上,把窗帘拉上,生怕闪电又再吓到干姐。没有电,空调不起作用,屋里比较闷热,我们就坐在沙发上瞎聊。   她有点怕,坐得离我很近,好像怕我像幽灵不在了一样。我受不了热,把体恤脱了下来,嚷着:"热死我了,圣母啊,我的报应可真惨啊!"   "哈哈……活该!"   "你不热吗?"   "热,我又不是真的圣母。"   "要是有空调就好了。"   "简直是屁话!"干姐毫不犹豫地打击我一句。   可能太热了,加上刚才血压还没降下来,我说:"看我挠你痒,还敢说我活该。"说着我就把手伸到她的腋下,挠她痒,她一下没躲开,被我挠得笑翻在沙发上:"好了,好了,我不说了,我不说了……"   我怎么会这样就停手?趁黑正是吃豆腐的时候,我故意装不小心碰着她的乳房,软绵绵的、湿湿的,爽呆了。小莹姐也忙着到处躲,没注意被我吃了豆腐。   她看我不住手,也一下来了劲:"看我挠你!"说完,一下坐起来,就来挠我,我可没想到会被反击,还没反应过来,我就被挠个正着。   我这个人一不怕痛,二不怕死,就怕痒,这下,可被她挠得话都说不出来。   而且,别看小莹姐是个女的,力气还蛮大的,一下就把我按在沙发上,她也没注意,趁乱一条腿压着我。肌肤相触,我像被触电了一样,真想就这样一直下去,兄弟也开始不老实,还好很黑,看不见   我已经心猿意马了,我横下心,一下撑了起来,一把把她抱住:"看你还挠不挠得着!"趁这机会把她的乳房狠狠地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,由于我没穿衣服,都能感觉有温温的东西流出来。   小莹姐"嘤咛"了一身,还在逞强,我把她压倒在沙发上,两条腿压着她乱动的双腿,我想她也感觉到了我腹下硬梆梆的东西在她柔软的腿上蹭,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。我的呼吸更急促,不过嘴里还在说:"还敢不敢反抗?"   由于cc被我挤压着,我感觉到她的cc硬了起来,呼吸也没有规律,喘着气说:"不敢了,不敢了,快放我起来!"   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神经了,嘴慢慢地移到她的胸前,小莹姐"嗯"了一声,使劲地推着我,说着:"不,不要,不能这样。快起来,快放我起来。" `   我像个顽皮的婴儿,还不时用舌头舔一下,每次舔一下,干姐就颤抖一次。我另一只手也不闲着,抚弄着她另一个,用手轻轻挤一下,我用手指搓捻着她的,感觉越来越硬,小莹姐都快哭了。   "快放我起来,你这个坏蛋。"   "小莹姐,舒服吗?会舒服点的。"我把嘴换到另一个上,疯狂地吸着、舔着。干姐的抵抗越来越弱,慢慢地也开始有了反应:"轻点,你轻点。"被我使劲地挤压着,可我还是不放过,边挤边吃,真是过瘾。我现在几乎骑在她的身上,干姐闭着眼睛,享受着对性的刺激,嘴里"嗯……呀……"地叫着。   我趴在她身上…